心中日和//放置PLAY日記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9/04/23 (Thu) 空も飛べるはず3

恰卡恰卡!


長曾我部元親載著毛利元就騎了半個小時自行車來到車站前面。

他們所居住的商店街上雖然也有寵物店,但是營業範圍還是侷限在比較主流的貓狗圈子,想要尋找其他寵物的話,車站前面的大型商圈應該有比較多的選擇。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他們在不甚熟悉的商圈裡繞了繞,見到的寵物店還是以貓狗為主,就在他們被一堆搔首弄姿的小貓小狗小鼠眩花了眼,差點被毛茸茸軟綿綿的電波洗腦而放棄尋鳥的時候,一間寵物店的老闆好心地告訴他們,若是想要買寵物鳥,那就要再往裡面一點,靠近商圈邊緣那裡有條巷子,裡頭有間店家專門販賣各種鳥類。


那家店的門口吊掛著許多鳥籠,許多的鳥兒吱吱喳喳吵鬧著,絕對不會錯認。長曾我部元親把自行車停在門口,朝著老闆說他想要買隻幼鳥,毛利元就則是跟在他後面走過一個個鳥籠前,看到沒見過的鳥就稍微湊過去瞧個清楚,鳥兒也好奇地跳上跳下瞅著他胡亂的叫。


你想買什麼鳥?老闆拈著鬍鬚問他這個問題,長曾我部元親才發覺自己根本不知道那隻鸚鵡的品種,絞盡腦汁憑著腦袋裡模糊的印象描述了毛色特徵,羽毛是金黃色的啊還綴著一些紅,翅膀那邊還有一點其他的顏色,好像是藍色、還是色吧?體型大概這般這般……他扯扯旁邊的少年,毛利轉過頭來,極度冷漠地補充了一句:「那隻鳥很吵,不是一般的吵。」


老闆繼續拈著鬍子,然後二話不說從架子上拿下一本鳥類圖鑑,直接翻到某一頁要他們一起看個仔細,你們要的鳥是不是這種?長曾我部看到圖片忙不迭的點頭,對,沒錯,就是牠!可是身邊的毛利卻一點反應都沒有,他轉過頭,看到毛利盯著照片上面那一行字,看得雙眼發直。

長曾我部元親這才注意到那行英文字還有翻譯。


Sun Conure,太陽鸚鵡。


毛利元就,不抽煙不喝酒不賭博,無任何不良嗜好,性格雖稱不上正面健全,除了心眼小了點嘴巴毒了點令人意外地我行我素了一點,卻也沒扭曲到哪裡去,成績優良,在師長面前也還明白保持形象完好的重要性。不過熟識的人就知道,他唯一可以稱得上怪癖的地方,就是他對於太陽毫無理由的莫名崇拜。


這點從小就跟他一起長大的長曾我部元親最是明白不過,他還記得小時候大夥兒討論要玩什麼遊戲,毛利元就總是提議大家一起躺在空地上曬太陽,這是一個多麼神聖有意義的活動啊!


從此毛利就被列入怪胎之流,過了一小段被排擠的生活。


儘管他本人不甚在意,依然每天對著太陽講說啊啊日輪啊我多麼幸福啊,但是長曾我部元親還是不厭其煩地向大家解釋毛利並不是拿大家開玩笑,他是認真的,他自小就是如此獨具風格,最後在他不斷的努力之下,毛利才再度打入孩子們的小圈子,這真是一個可喜可賀的結局。不過當時的長曾我部想都沒想過,此舉竟然會造成超乎他小小腦袋所能想像的後果——有一段時間商店街的孩子都流行對著太陽講話,並認為自己是在行光合作用……

如今長曾我部元親看著毛利發光的眼神,心裡不知怎麼有點不安。

一直拈著鬍子的老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哪拿出了一個小箱子,裡面有著幾隻伸長脖子嗷嗷待哺的雛鳥,嘰嘰啾啾鬧個不停。老闆跟他說這些都是太陽鸚鵡的幼鳥,選一隻喜歡的吧?

老實說那些還沒長出羽毛露出粉色肌膚的小鳥都醜得一模一樣,就算叫他從裡面挑一隻他也不知該從何下手,但是直到剛才都還在說著「養鳥是愚蠢的、養什麼蠢鳥」的毛利這下卻動作奇快,他指著角落一隻閉著眼睛大叫的小小雛鳥,朝老闆篤定的說,就這隻,我要這隻。

然後他們又挑了一些像是鳥籠、飼料等等必需品,準備結帳的時候長曾我部忍不住小聲的問毛利:「你為什麼要選這隻?」

老闆把小鳥暫時裝在紙盒裡讓牠們帶回去,毛利正抱著那個紙盒從通風口往裡面看。

「因為其他的小鳥牠們的叫聲都是啾,只有這一隻的叫聲是嗶——」

毛利一副「怎麼?你聽不出來啊?弱者。」的質疑表情。

長曾我部元親只好把那句「我真的聽不出來」憋回去,掏出皮夾裡的鈔票結帳。

這時毛利卻把頭湊過來,看著他從皮夾裡面抽出幾張紙鈔壓在櫃檯上,而皮夾裡面大概還剩下多少鈔票也沒逃過他的法眼。

毛利瞇著眼打量著長曾我部剩餘財產,一邊說:「那些不是你要用來買機車的預備金嗎?」

「是啊,我先拿來用,所以買機車的計畫只好再延後一點了。」

「喔,你知道政宗那些人拿你來打賭的事情嗎?」

「啥?他們拿我賭什麼?」

「賭你什麼時候會買機車,一人賭一千。」

「喂喂這也太便宜了吧本大爺有這麼廉價嗎……不對啦,這有什麼好賭的啊!」

「你知道的,他們一向都這麼無聊。」毛利瞧他錢包一眼,「政宗賭十二月,慶次賭明年三月正好開學,川那矮子賭今年十月,幸村賭今年六月,其他人我忘了。不過我敢說,他們全都輸定了。」

「為什麼?你賭什麼時候?」嗚,原來幸村對他這麼有信心,這才算是他的好朋友啊……政宗慶次你們給我記住。

「哼,你太小看我了,我才不下這種注。」

長曾我部元親心中無比感動,喔元就小親親原來你才是對我最有信心的人啊你真是一個好……


「我是莊家。」


好你媽個日輪。




他們回到家——長曾我部家之後便忙著安頓他們帶回來的小小嬌客,長曾我部把剛買的新籠子從裡到外洗得乾乾淨淨,然後毛利元就將小鳥從紙盒中拿出來放到擦乾的籠子裡面,還準備了清水與用溫水泡軟的飼料餵牠。那隻瘦弱的小小鳥站在對牠來說有點過大的籠子中間看起來顯得有點不協調,牠甩著翅膀,啪嚓啪嚓地在籠子裡走了一小圈,然後停下來站在原地以超乎牠瘦弱外表的有力聲音嗶嗶嗶大叫。

「現在我聽得出來牠的叫聲的確是『嗶——』了。」長曾我部掏著耳朵說。

「我也到現在才看清楚,牠其實長得蠻醜的,沒想到羽毛還沒長齊的鳥會這麼像外星生物,或是妖怪之類的。」毛利也打量著鳥籠裡的小身影。

「欸,牠是不是在發抖啊?」

「好像有一點。」

那一瞬間他們同時想起那個鳥店老闆一邊拈著鬍鬚一邊要他們注意聽的養鳥須知,雛鳥因為用以保持體溫的羽毛還沒長齊的關係,若是沒有替牠做好保溫的話,小鳥很容易就會因為失溫而死——

長曾我部馬上跑到樓下儲藏室翻找,老闆有交代,沒有保溫燈的話,可以用燈泡外罩毛巾代替。他們花了一點時間接起電線使燈泡發亮,又找了一塊布罩在籠子外面隔絕四月多的微寒夜風,那隻醜怪的小鳥終於不再大叫,看起來也不再發抖,牠繞著被毛巾蓋住的燈泡走了幾圈,嘰哩咕嚕的叫了幾聲,也願意吃毛利手掌上的飼料了,看到牠似乎很開心的樣子,長曾我部與毛利這才放下心來。


「喂,我先去洗澡囉,你幫我看好牠。」

吃飽飯後,長曾我部對著毛利這般說。
剛才吃飯的時候他們兩人心裡牽掛著房間裡的小小鳥,飯菜扒沒幾口狼吞虎嚥了一番嘴巴擦擦又窩回長曾我部的房間,害得他媽媽在樓梯口對著他們上樓的背影大吼「你們兩個小的又在搞什麼鬼——」

「沒有啦我們沒在搞什麼——」他只好也吼回去,這是長曾我部家普遍的溝通方式。

回到房間,他看見毛利背對著門口直盯著籠子裡面瞧,那方小小天地裡小小身影的一舉一動吸引了少年全部注意力,毛利元就甚至沒轉頭看長曾我部元親一眼,聽到他說話也只是嗯了一聲。長曾我部元親抓著換洗衣物走進浴室,力道有點重的甩上門,果不其然外面立刻傳來媽媽的叨唸聲,可是長曾我部元親卻沒當作一回事,因為他的心中被另外一件事情所佔據——

不過才幾小時,毛利對於養鳥一事就從一開始的不屑到現在這樣熱中不已,精神全都放在小鳥身上,這讓他感到……有些許的吃味,長曾我部元親關掉熱水,把腦袋靠在牆上,蹭著冰涼的磁磚牆面轉了幾圈,想要冷靜自己腦袋裡面的情緒,畢竟他堂堂一個十七歲青春少年而且還是商店街風雲兒竟然和一隻還不滿一個月大的小鳥吃醋實在是太丟臉了太幼稚了太沒度量了太難以與外人言道了如果被他那些損友知道了還怕會不會把他們笑死這實在是太……啊啊啊他就是有點介意嘛!他就是介意嘛!

長曾我部元親又蹭了幾圈,直到老爸在外面大吼說浴室裡誰在亂叫啊實在是很難聽他才悻悻然在水蒸氣環繞之下走出浴室,走回房間這短短不到三分鐘路上,他還在不斷的對自己進行心理建設,跟一隻鳥計較這也太難看啦,本大爺長曾我部元親才不會幹這麼沒品的事情,反正毛利只是一時間被沒體驗過的新事物迷惑了而已,過一陣子失去新鮮感他就沒興趣啦,忍忍就過了,而我這海上男兒三百六十個優點其中之一就是心胸大,跟海水一樣廣喔……!

嗯,好,等下要在元就前面表現我成熟男人的一面。

長曾我部元親覺得自己做好足夠心理建設,決定以大的態度來面對毛利心中(暫時)另有所屬的事情以後才踏進自己房間。就在他推開門看清房間裡面的景況時,他實在不知道該露出什麼表情,不過有一點能肯定的就是他這一小段假設見到毛利時應有態度的心理建設白做了,因為當事人現在的情況早就不在他設想的狀況內。

長曾我部元親抓抓還沒吹乾的頭髮,走近毛利元就身邊。

褐髮的少年趴在塌塌米上睡得正香,旁邊的籠子裡面一盞橘黃的燈泡隔著毛巾柔和地散發著光芒與微弱的熱度,照得少年的臉頰像是泛出紅暈,睡態憨然。

少年的臂彎裡懷抱著堆成一團的色制服外套,被少年體溫熨暖的層層布料中間包著只露出一顆禿頭腦袋、瞇著眼睛昏昏欲睡的缺毛小鳥,察覺長曾我部靠近的小鳥還警覺地微微撐起眼皮,睡意十足的朝他輕輕嗶了一聲,然後又咂著嘴睡過去了。

長曾我部元親剛剛想說的話如今都不再重要了,看看少年與他懷中小鳥安穩的睡臉,他都不知道到底哪個像孩子多點。他坐在毛利元就身邊擦著濕髮,最後只能朝著他們嘆口氣,然後萬分寵溺的微笑起來。




TBC!




------------
元親:喂,興元哥,元就在我家睡著了…今天晚上就讓他睡在我家吧。

興元:No problem,Char~~~~~lie~~~~~







我家的鳥小時候是靠檯燈保溫。

結果這篇拉好長…還有多少才能完結啊…
喔對這都還只是草稿隨時都還有可能修改的啊查理。


蛤?這篇文的重點?
就是小鳥和我也偶爾想要放點無腦的閃光啊ㄅ嚕!

沒水準 | trackback(0) | comment(6) |


<<藤原さんかわいい☆ | TOP | 空も飛べるはず2>>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紫色和色混在一起的閃光~
比保暖電燈泡要暖和多了~~(心)

2009/04/24 00:11 | 風~ [ 編集 ]


你們家小鳥超討厭的!!!!!!!!!!!!!!!!!!每次都從後面攻擊!!!!!!!!!!!!!!!!!!!!!!!!
我一定要嚴重抗議!!!!!!!!!!!!!!
這都是你故意縱容他們的結果!!!!!!!!!!!!!!

2009/04/24 02:06 | 港子 [ 編集 ]


害我也想養鳥了啊啊啊啊(掩面

之前上課看到教學影片云;
鸚鵡是習慣群居的生物,被馴化時間尚短,所以仍保有以前的習性。
牠會把主人當同伴,要一起吃飯一起玩,如果感覺到同伴忽略牠,就會不停的大吼大叫..........

...這就是情敵意識啊!毛毛!

2009/04/24 09:56 | icee [ 編集 ]


風~>
接下來還會繼續閃哈哈哈...(汗

臭阿港>
誰叫你要背對他們!!!
不想被後面攻擊那就正面迎擊吧!!!!GO!!!!

icee>
養鳥不好玩不要亂養鳥,如果養到跟我家那兩隻一樣笨的就完蛋啦QQ(?)
我家的鳥會....................朝我吐飼料,表示"我很喜歡你食物分你吃(害羞)"

這是求偶行為啊笨鳥!!我不是鳥啊!!!!

2009/04/29 02:00 | 鳥子 [ 編集 ]


看那個日期後的名字『鳥子』.....
再看你那句『這是求偶行為啊笨鳥!!我不是鳥啊!!!! 』....
變成我的笑點了XXDDDDDDDDDDD

2009/04/29 23:46 | 風~ [ 編集 ]


此鳥非彼鳥!
我要說我比他們聰明多了!.....(應該吧?

2009/05/07 04:20 | 鳥子 [ 編集 ]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setoukibune.blog57.fc2.com/tb.php/75-f698b5fa

| TO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