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日和//放置PLAY日記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9/04/20 (Mon) 空も飛べるはず


商!店!街!(真的!)
紫色色那個咖撲嚕啦!


牠就那樣靜靜的躺著,五彩斑斕的羽毛依舊鮮豔美麗,平時不斷拍撲的翅膀安份的收攏在身體兩側,暗紅色的細小腳爪微微屈起,像是還想抓著什麼,但是什麼也無力抓住了。牠躺在塌塌米上,安安靜靜地毫無聲息,那是鳥兒一生僅有一度,只有在死亡時才會表現出來的姿態。


牠已經死了。


毛利元就來到房裡看到的就是這副景象,男人沉默地坐在沉默地躺在塌塌米上的鳥兒面前,一手支在膝上背對他而坐的身影沒表現出太多情緒,小小的空間卻彷彿被誰打上了一個沉默的句號,一切都顯得那麼安靜而與現實脫離。那隻鸚鵡已經死了,他差點脫口說出這句話,但是那倒下的小小身軀說明了這項顯而易見的事實,話語的補充只是多餘,而且矯情。

「牠今年多大年紀了?」

長曾我部元親一動也不動。

「快要二十歲了,過完今年就二十歲了。」

「二十歲?……我沒想到一隻畜生竟然能活到這把年紀。」

「換句話說,牠陪了我將近二十年,從出生到現在一生都在我身邊打轉。」

「還真久啊。」毛利元就走到男人身邊,彎下身的時候稍微遲疑了一下,還是靠著元親坐了下來。

「是啊,我也沒想到這種鳥的壽命竟然這麼長……也許就是因為牠活了比我想像得還要久,看牠每天繞著我打轉,所以都讓我忘記了牠也是會死的這件事。」長曾我部元親說著,臉上露出了溫柔得近乎惆悵的神情。

「真奇怪啊,我明明很清楚人是會死的,每個人隨時都有可能離開,為什麼就只有牠,我總認為牠是不會死的。我總是有種錯覺,就算哪天我不在了,牠也會一直存在。」他伸手覆上鳥兒半瞇的眼瞼,將那還反射著微微光芒卻已經失去靈魂的眼眸闔起。

牠連死亡的時候都還眷戀的看著他,一生都只看著他。

「當牠閉上眼的時候,我卻覺得好像從一場很長的夢裡醒來,我應該正視牠的死亡。」長曾我部元親閉了閉眼,「還有我的悲傷。」


毛利元就看了看他的表情,又看了看那隻鸚鵡的屍體。
長曾我部元親說著說著就把銀白色的腦袋靠到他的肩膀上,兩人的身高畢竟有一點差距,這樣的姿勢應該很累吧?毛利忍不住想著,不太習慣肩膀上多餘的重量,但是他並沒有拒絕男人幾近撒嬌的動作,只是擰著眉頭繼續看著斑斕的羽毛是否會褪色。


「謝謝。」

「……嗯。」不明白有什麼好謝的,毛利覺得有點彆扭。


「……那個,關於這傢伙,我一向都只叫牠畜生或是臭鳥……所以我不太記得牠到底叫什麼名字,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或許你可以再次鄭重地向我介紹牠的名字?」毛利元就輕咳一聲,「這次我會好好記住的,絕不會忘,絕對。」

長曾我部元親被毛利認真的神情逗得笑了起來,讓毛利又皺了一下眉頭。

「那你可要記好囉,牠的名字是本大爺取的……」



TBC!





標題是SPITZ的歌,暫定。

話說有些鳥睡覺時是躺著睡的-q-"

不過我家養過的都是很標準的站著睡,只有死掉的時候才會倒下。
手養鳥好像真的比較不怕人,我家現在一隻是羽毛還沒長齊就被我抱在懷裡打電動打到大,另一隻是一來就已經會啃我PS2香頭,後面這隻來的時候已經看得出是紫色羽毛,前一隻羽毛長齊之後才看出來是黃色偏…這是天意哇!(?)
他們現在都練成了正面衝撞我眼鏡的絕技,哼哼。

沒水準 | trackback(0) | comment(3) |


<<空も飛べるはず2 | TOP | 有人要開香檳王!>>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看到商店街3隻字就衝入來看~~
為什麼這次題目內容這麼嚴肅哦~~~(抓頭)
最糟是最後又出現了3隻令人想翻桌的英文字母!!!

「那你可要記好囉,牠的名字是本大爺取的……」

真令人在意...到底是叫什麼名字....該不會就是叫『桂鳥』吧?
<--在被打飛前光速逃亡。

2009/04/20 13:42 | 風~ [ 編集 ]


我是那麼沒有品味的人嗎!!!(淚(?

2009/04/20 17:09 | 鳥子 [ 編集 ]


不是就叫阿紫跟阿黃嗎(剔牙
你老木都這樣叫的=3=

2009/04/20 17:54 | 港子 [ 編集 ]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setoukibune.blog57.fc2.com/tb.php/73-200edbf7

| TO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