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日和//放置PLAY日記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9/02/26 (Thu) 陽炎


商店街……吧?

矢豆 至刂 火暴。


他揉揉酸澀的眼睛,從眼角搓出一滴淚。
似乎做了一個很悲傷的夢,但是張開眼睛的時候什麼都記不得了。
眼前是佐助點著一盞檯燈坐在矮桌前面的背影,似乎是在對著前幾天特賣活動的帳單。檯燈的日光燈泡很久沒換了,白色偏點黃的燈光溫暖的在佐助身影邊緣鍍上一層光圈。
佐助睡覺時都穿著一件色的短袖T-Shirt,胸前印著俺樣,幸村卻很少聽見他這樣自稱了。佐助用來充當睡衣的T-Shirt這麼多年來換過很多件,但是每件衣服總有一個角落下擺特別長。
那是被他拉長的,從小他就總是跟在佐助後面轉,長大了心急時還是只會扯人衣擺,然後佐助肯定會回頭問他,怎麼啦?

就像現在一樣。

可是他現在抓著那方衣角,卻沒打算說什麼,該說做了惡夢嗎?好像也說不上。不過是心裡急得慌,一定要確定這個人確實地存在於他眼前,一定要確定這個人好端端地待在他身邊,一根頭髮都沒少。佐助轉過頭看到幸村睡眼迷濛的模樣,莞爾一笑,旦那一雙烏溜的眼睛傻愣愣的望著他瞧,看起來就像是睡糊塗了。

「做惡夢了嗎?」
「……沒有。」
「那就再睡一下,上學的時間到了我會叫你。」
「嗯。」

佐助的手覆上他的眼窩,他也就順勢闔上眼,在佐助令人安心的陪伴下準備再度墜入夢鄉。


「佐助,等我睡醒以後,你還會在嗎?」

「……當然啊,你發什麼傻,快點睡。」








其實他從來沒忘了夢中佐助離去的身影。




那個忍者總是笑著離開,卻總是走得那麼寂寥。







我好像寫過類似格式的東西……好像連句型都很像(抓頭)
算了反正這是突發哈哈哈(爽朗的笑)



沒水準 | trackback(0) | comment(0) |


<<殺了它! | TOP | 舔一舔不會到處亂擺>>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setoukibune.blog57.fc2.com/tb.php/46-cdbb249d

| TO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