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日和//放置PLAY日記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9/01/28 (Wed) 右眼宿命


右眼に宿命

靈異轉生商店街設定by港,大概。
CP呼啦啦哈哈哈哈哈。



像他這樣獨眼的孩子在這個鎮上並不常見,所以那一天的記憶他記得特別清楚。

那一天的天空特別陰暗,也特別冷,但是這樣並不能阻擋孩子們的玩心,他們用廢棄的木頭還有水管與繩子搭出了一個簡陋得隨時散架都不奇怪的球門,在空地上踢起了毫無章法與規則可言的足球,因為沒人想要傻傻的站在球門前等著被球砸,這樣太不刺激了,所以他們連守門員都沒有,總之就是先把球踢進球門,或是更取巧一點,擊垮球門的人也算得分。

他們視做遊戲場的空地其實是一片尚未售出的建築用地,位於商店街的尾端,空地其中一面朝向小巷道,如果有人不小心一個盤球失誤,那顆大家共有的足球就會咕咚咕咚的滾到馬路上,還好平常沒什麼車子會打從這窄巷子裡過,於是孩子們也都毫不畏懼地跨越馬路去撿那顆重要的共同資產。

這會兒輪到他把球踢出界外,在友人們譴責的眼神之下,他只得自認倒楣的摸摸鼻子,追著那顆頑皮的球跑到馬路上。一個轉身,眼角瞥見有人從另外一個町連接這條這條巷子的道路上走來,他忍不住多望了兩眼。吸引他注意力的原因是那兩個一大一小的人影中,有一個是和他同樣只有獨眼的孩子。

那孩子看起來比他矮一些,色的細髮之下包著繃帶,密密覆住了和他缺少的那眼相反的右眼,小手給身邊的人牽著,正漫不經心的左顧右盼,對這不熟悉的地方感到無比好奇。而牽著孩子前進的青年看起來年紀大約二十來歲,長得很高,背著一個很大的背包,但這些都還算普通,使他看來特別醒目的主要原因是——青年的臉上有一道貨真價實的刀疤,猙獰的劃在他的左邊臉頰。

他看著這一大一小緩步走過,他們看起來很累,尤其是青年,他們像是輾轉走過很多地方最後才來到這裡,至今還沒找到屬於他們的歸處,渾身上下帶著流浪的風霜,還有和這條平凡老街格格不入的異樣氛圍。

有什麼從空中飄落了下來,那是細細的白色的雪花。

這一年的初雪緩緩降臨,落在他們的身影上,孩子經過他身邊的時候饒有興趣的看了他還有手上那顆足球一眼,他也看著那孩子,孩子白分明的眼睛在對上他眼神的瞬間亮得驚人,不過旋即暗了下來,孩子抿起唇,默默的拉著青年的手往前走。

突然他的腦海中浮出了一些畫面,一幕幕褪色的白影片——當然他這個年紀的孩子只看過彩色的動畫影片,但是那些陳舊褪色的剪影卻讓他感覺非常熟悉,錯落的記憶碎片終於在塵封的深處給他翻了出來,像是拼圖一樣一塊兜上一塊,拼湊出一個模糊的殘像。

在那些畫面之中,他看見一個髮獨眼的少年以粗嗄的嗓音吆和著他聽不懂的外文單字,駕馬奔馳而去的身影迅如蒼藍的閃電,而他的身後總是跟著一名沉著而嚴肅的男人……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而這段記憶又是什麼時候遺留下來的?

他覺得覆蓋在眼罩底下的眼窩深處開始痛了起來,讓他忍不住對著錯身而過那個髮的孩子問:「你的眼睛是怎麼回事?」

孩子扯著青年止步,轉過來時還拉著那一隻大手,唇角翹起,露出了不符年紀的挑釁笑容:「How about you?你的眼睛怎麼瞎的?」

那孩子的笑容和那少年的笑容一模一樣。

在那個笑容裡他辨清了一些什麼,而那孩子笑笑地看著他一臉恍然,什麼也沒說,什麼也不說,像是默認了他的猜測。孩子笑著和一直不離身側的青年走了,伴著這一年初次降落的白雪。孩子軟嫩的聲音與青年低沉的私語從寒風中飄了過來。
……認識那孩子嗎?
曾經認識,在很久很久以前……你應該也認識……
您才幾歲……能有什麼很久很久以前……

喂元親你在幹嘛撿到球就趕快回來啊——他的同伴們在後面這樣呼喊,元親這才回過神抱著球往空地跑去,他的同伴們很快就接納了他與那顆球,再度重啟戰局,不過也很快就因為天氣突然轉壞而紛紛作鳥獸散。他回家的時候還不斷的想著那兩道疲憊的背影,那個和他一樣獨眼的同齡孩子,那挑釁的笑容,還有他們一眼之間心照不宣的秘密,他沒有辦法不去在意他們。

直到他聽說街上新開了一間八百屋,販賣蔬果的老闆是個姓片倉的青年,他有個養子,名為——


「伊達政宗,老實說,你的人緣還真差,我想你小學一年級時的志向一定不是畢業的時候要交到一百個朋友吧?」頂著一頭灰白亂髮的少年呲牙咧嘴的說,說話的時候還有點喘,不過和身邊一票倒地呻吟的傢伙比起來這不過是一點過度運動的小小後遺症。

「誰會把幼稚園老師說的話當真啊……我又沒要你多管事,這些小雜魚光靠我一個人也應付得來。」獨眼少年政宗嗤笑一聲。

「屁啦,如果沒有我,你這右邊看不見的三腳貓功夫能幹什麼?」

「HA!你以為你的左眼就看得見了嗎?剛剛你差點被偷襲還不是本少爺好心替你擋下,不然你現在應該可以到上野動物園去當Panda讓人收票觀賞了!」

「那好歹也是國寶級動物,總比你這條獨眼小蛇好……算了,我們這樣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元就來了,我要回去了。」長曾我部元親咂咂舌,河堤上走下來一道人影,看到他還有身邊七豎八一地手下敗將如此情況時,一張原本就很臭的表情又更臭了,簡直就是六月飛雪冷到結霜的程度。

心知不妙的長曾我部元親拍拍政宗肩膀,離情依依的道別:「政宗同學,你要記得你欠我一瓶咖啡牛奶,加利息算你兩瓶再加兩個炒麵麵包就好,記得明天午餐時間放到我和元就桌子上啊!」
他剛剛喝到一半的咖啡牛奶被政宗扯下來一手砸到帶頭堵人的小混混臉上,直到現在這蒼涼的河岸邊都還飄蕩帶著咖啡香氣的奶味,混著一點血腥和砂土的味道。

「Shit!混蛋,你敲詐啊!」 少年忿忿地大喊,但是對話的對象看起來正被揪著耳朵乖乖聽訓,沒有時間搭理他。

政宗少年拍拍身上的灰塵,制服最上面第一顆和第二顆的釦子掉了,回去得找小十郎補一補……邊煩惱著要怎麼應付自家那個老是窮操心又囉唆得沒完沒了的養父,這次再說是跌倒可能也沒用了,得換個理由……少年抬頭看著河堤上相偕離去的兩道身影,嘴角卻不自覺揚了起來,獨眼裡閃過一道精光,心中默默想著——

要說到欠債,你們這兩個傢伙前輩子欠我的債,還不知道你們這輩子該怎麼還清呢……










政宗:大概是十幾條船,幾十棟屋子,其餘寶物雜物不計其數……這樣算起來,我竟然沒找你們打上幾場討個公道還真是奇怪。
元親:騙鬼啦,哪有這麼多!(驚)
政宗:早就跟你們說過要吵架回家吵的嘛,就是不聽就是不聽!老師說的話都沒在聽的啦!(丟筆(?




就這樣我不想改了沒得上訴結束OVER!

沒水準 | trackback(0) | comment(0) |


<<飽到要生了(? | TOP | 咚得隆咚鏘>>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setoukibune.blog57.fc2.com/tb.php/28-cd2886ba

| TO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